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你的名字。(1)

*一场回归文圈的复健。
*挖坑,我选择狗带。



ONE.

嘟——嘟——
随着手机发出震动的声响,榻榻米上的一团被子蠕动了两三秒后露出一只手臂,摸索着闭掉了闹钟。接着那团被子露出一个黑色的小脑袋,顶着一头连翘的毛儿目光呆滞睡眼惺忪。

忽地门被拉开:“佐助,起床了。”一头柔顺长发的男子温和开口,唇角难掩笑意,“今天没有‘男孩子的正常反应’么?”
“哈?”佐助张大了嘴巴一脸不解,“鼬,你在胡说什么?”
“害羞了吗……真是奇怪啊。快点下来吃早饭吧,父亲和母亲都等着你呢。”鼬笑得有些瘆人,轻轻关上了门。

……。

“阿,佐助早上好哟。”美琴端着新鲜的番茄温柔地笑着,“今天没有吵嚷着‘我的金发’吗?”
闻言,佐助打领带的手停住,他疑惑地蹙眉看着自己的母亲,显然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可没那么说过。”
“就是昨天啊,顶着一头乱毛飞奔下楼梯喊着‘我的金发!’撞到了你父亲,一脸惶恐地道歉呢。”美琴笑吟吟地回答。
“??!”
佐助的脸腾地红了一片,他一点都不记得这种丢人的举动了啊!况且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高喊不明不白的话语然后再撞到一脸严肃平常很少说话的父亲上么??简直……还不如杀了他!
“算了,赶紧吃早饭吧。”美琴看着自家儿子一副想钻到地缝里的表情摇了摇头,端着番茄走向客厅。
还有哥哥的…“男孩子的正常反应”??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佐助在餐桌旁边坐下,蹙眉咬着筷子在心里嘀咕。
富岳喝了一口茶,抖开报纸不经意地咳了一声,颇为犹豫地开口:“佐助,你也到了青春期了,但黑发是宇智波一族的特征之一,身为父亲,我还是不想让你染成金发的……但我和你母亲商量过了,应该给你自己做决定的自由,所以……”
“父亲你乱说什么啊!!”佐助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去,一张脸涨得通红。
鼬在一旁憋笑憋得趴在桌子上不停地抖动,对佐助的恶瞪视而不见。
“我走了走了!真是的!”
“哎佐助,你等等哥哥……”
“滚吧无情无义的哥哥!我今天要一个人去!”

今天早上真是糟糕透了!
佐助愤愤地走得飞快,笨蛋老哥还有莫名其妙的父亲母亲……昨天?昨天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哟佐助!”银发男子骑着自行车露出一口尖牙,飞速的车轮在到达佐助身边时停了下来,挥着手打招呼。
“早上好,佐助。”自行车后座上的红发女人一本正经地推了推眼镜。
“香磷,水月,早安。”佐助微微颔首。
“早上好——啊,你的脸好红……发烧了吗?”水月歪了歪头,问。
“什么什么,佐助发烧了?”本来板着脸的香磷急忙跳下车子凑到佐助面前一脸关切,“着凉了吗?”
佐助面不改色扯了个谎,“跑步跑得快了。”
“哈?你这样还算是我们学校第一的体育明星吗?”香磷瞬间恢复嫌弃的样子。
水月小声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刚才是谁着急忙慌地从车子上跳下去凑佐……唔吼!我的鼻子!”
“水月你个大白痴!!我要打烂你的头!!”香磷撸起袖子气势汹汹。
“来啊臭女人,怕你不成?”
“住手。”佐助无奈地出声制止,一般这个时候调和的人不是重吾么…。“再不走的话,就该迟到了。”
水月和香磷互相做鬼脸,双双偏过头去哼了一声,不再看对方。




“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也许某些思念会化作力量纠缠在一起,开启一个崭新却重叠的纬度。比如‘黄昏’,即‘黄昏之时’……”女老师用粉笔一笔一划地在黑板上写下“黄昏之时”,耐心地解释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佐助叹了口气,翻开笔记本,忽地一行歪歪扭扭的一看就不是他的字体傻愣愣地写在正中央。
——你是谁啊?
我是……谁?

“宇智波佐助同学。”

这行字迹到底是……?

“宇智波佐助同学!”

“是!”佐助终于被老师的喊声叫回神来,倏地起立一脸茫然。
老师却温和地笑了,“这下知道自己的名字了啊,只是单纯的走神,哪像昨天,真的一副不知道自己名字的样子呢。”
“………”
瞬间,全班笑成一片。

毕竟这种场景太少见了,被誉为“全体女性在这个偏远镇子生活的唯一动力”的宇智波佐助君,以清冷不爱理人而闻名的校草先生,居然还有这么狼狈的一面。

佐助最终只好坐下,把自己的脸挡得严严实实,偷偷地用余光瞅自己本子上的那行丑到令人发指的字迹。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