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Intersecting line【普通人鸣x忍者佐

ONE.

宇智波佐助是被热醒的。

在一张算不得大的床上,身上最起码盖着四层被子。

他睁开眼睛后,入目的是熟悉的格局,好像是漩涡鸣人以前的家。他一把掀开被子,打量周围环境。

不对啊,他不是被那个东西吸入空间了么?这是哪儿?

任务失败自己被送回来了?那也不对啊,谁把自己往这儿送,回据点才对。

就在佐助一脸懵逼地顺理思路的时候,漩涡鸣人端着粥走了进来。

“哟,你醒啦。”他说,“你淋了雨,沒大事,就是有點发烧,现在出汗了就差不多啦。这是粥,这是药,喝了粥才能吃药不然会恶心的我说。”

敢情是你这白痴给我盖这么厚的?

佐助接过,狐疑的视线黏在鸣人的身上上下打量,“……你怎么把发型换回去了?”

金色的刺猬头,少年湛蓝的眼瞳意气风发。

“啥?”鸣人懵了一下,“我一直是这个发型啊。”而且你怎么知道的咱俩第一次见哎。

“哈?你不是说为了纪念带土……”话未说完,佐助忽地觉得有点不对,这个人虽然和吊车尾很像,但眼神中没有那份岁月的沉淀。

——“那是一种时空忍术,甚至能改变时间。”

难不成……自己这是到了另一个空间?佐助立即冷静下来,出色的忍者本能让他迅速整理思路,他先是透过勺子的反光能清楚看到自己的长相,并没有多大改变,只是看着年轻了些,像个青年。左臂的袖子依旧空荡荡。他眼神暗了暗,然后尝试着调动查克拉,没有任何阻碍。

只是转换了空间而没封印查克拉吗……看来这种术还有缺陷啊。

“带土?”漩涡鸣人歪头,“带土叔叔是寸头啦,我才不留寸头呢看着好难看我说……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佐助抱着那碗粥,慢慢在脑中思索,最终他缓缓开口道,“我跟你是不同空间的人。”

隐瞒没有任何意义,他现在需要回去,隐瞒对方做事反而拖后腿,既然这个“空间”是实际存在的,那么他们那个空间也是,偶然的错乱应该不会造成严重后果。

而且……跟吊车尾平行世界的人,性格不会变吧。

“……啊?”漩涡鸣人一愣,心说这断臂小子难道是中二病?“不好意思我没听懂……是说穿越吗?”

“随便你理解。”佐助喝光了粥,不客气地吃了药,“下次不用买药了,我自己能好。”虽然不太擅长医疗忍术,不过也是特意跟小樱学过的,一点感冒还不是手到擒来。

“哦哦……”漩涡鸣人有点懵,这个人没有像韩剧里面被捡了就大惊小怪大哭巴拉巴拉之类的,居然很平静地接受了事实而且什么都没问自己!亏他还熬了一晚上准备帅气的说辞!“那…你为什么大晚上躺垃圾堆里?你的家人呢?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还有啊我说……”

“停。”佐助比了个手势,好看的眉不耐烦地皱起来,真是的,吊车尾怎么到哪儿都这么啰嗦。“我在那个世界与大筒木战斗的时候不小心中了术,下落地点我无法操控。我没有家人。手臂是在战斗中断的。”

漩涡鸣人其实没听懂佐助说了什么,但他听到了一句“我没有家人”。

怪不得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也不害怕啊…一脸淡漠,原来是习惯了孤独吗?

鸣人抿了抿唇,“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然后给我讲讲那個時間的事情!”

佐助看着那双执着的眼睛,虽然还很稚嫩,但颇有那个人的风采。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简单地说说吧。






然后佐助用了两个小时给鸣人讲了一遍忍者历史,选择性地略过了他自己的事。本来他说的挺快还挺简洁,奈何十分钟不到鸣人就表示你说慢点,再详细点,不然我听不懂。出于无奈,佐助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最终鸣人表示噢就跟超能力差不多对吧,佐助想了想点头确认。

“呜哇——那还真是酷啊。”漩涡鸣人摆了个忍者POSE,“呐佐助,你现在可以结……印,吗?你只剩一只手了哎……”

佐助白了他一眼,调动查克拉在食指尖凝了一点电,“我不需要结印。”

没错哥就是这么屌这么酷,还不跪下叫爷。

“噢噢噢好厲害!!”鸣人双手合十一副小粉丝的样子,忽然他想起什么,开口,“佐助,你刚才讲的都是别人的事……你自己的呢?”

佐助垂眸,没有说话。

这是戳到佐助的痛点了吗……?鸣人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地保持动作呆在原地。

“犯了错误,然后被纠正了。”佐助淡淡地回答。

简单的十个字,概括了宇智波佐助六分之一的人生。

他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且准备一条路走到黑时,被一个白痴给打回来了。

——“即使打断你的手脚……我也要带你回来。”

呵……白痴。

佐助露出个淡淡的笑容,这还是鸣人第一次见到他笑。

虽不像常人一笑百花开,在那张清冷的脸上绽开的笑容就像北极的极光,虽然稀薄寒冷,但有着特殊的美。

鸣人一时看呆了,完全忘记自己嫌弃他敷衍的心情。






“喂,小子。”

佐助蹙着眉看向泛起红晕且一脸呆滞直勾勾看着他的鸣人,心说这是怎么了,自己说了什么不对的吗?

“傻了?”

嗯,是傻了。

“啊?啊啊??嗯佐助說的真棒!”

你是指哪句。

不说我就自动默认“你傻了”那句。

“嗯那个!现在也挺晚的啦我也不知道怎么送你回去,不如在这里住着吧?你也无处可去……”有些生澀地提出一份邀請。


“哈?當然要在這住著,是你把我撿回來的。”感情遲鈍外加賴皮到極致覺得自己有理至極的小祖宗這麼說。


啊,一種被鞭撻的幸福感。……


鳴人君,抖M之魂在向你招手啊。:)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