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Intersecting line【普通人鸣x忍者佐】

*穿越梗.普通人鸣x忍者佐
*穿越前的忍者鸣和忍者佐为双向暗恋【估计你们看不出来。…】
*中长

Zero.

“大筒木一族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吗?”身为七代目火影的鸣人将手中的报告放在办公桌上,面色严肃。

“听说他们开发出了一种空间忍术,可以将任何人运到其他空间。”宇智波佐助略略思索,“类似于带土的能力,但比那个更加难对付。”

“运送?像辉夜那样的全息空间?”鸣人皱眉。

佐助缓缓摇头,“不,他们开发的忍术是可以扭曲一切的……甚至是时间。”

鸣人的瞳孔微微缩小,他张了张嘴,道,“不可能吧…?”

“不管有无可能,木叶要加以防范。”佐助低头,“没事的话,我就先去调查了。”

鸣人点头,“要小心啊,佐助。”

佐助收好报告点头,转身。


“等等。”

“什么?”

“……”鸣人欲言又止。

“什么事,快说。”佐助有些不耐烦。

“呃,说出来佐助你一定会嘲笑我的……”鸣人挠了挠头,声音越来越小,“我总感觉……你会出事……”


佐助盯着鸣人的脸,平日总是阳光灿烂,此刻却蒙上一层担忧的阴霾。

这个吊车尾的,心眼多的没处放了么?

佐助叹了口气,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


“我没事,你想多了。我先走了。”


“早些回来啊佐助。”






“就是这儿?”水月蹲在树枝上探头观察。

“嗯,大筒木一族的地上组织。”佐助说,“香燐,感知一下屏障查克拉的范围,以及他们的中心。”

“好。”香燐闭上眼睛,庞大的查克拉量形成网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一会,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范围居然这么广大么……中心,中心……查克拉最凝聚的地方……在……

“找到了佐助!径直一千米就是中心!我们已经到达屏障内部了!”

佐助皱眉,偏头看向重吾,重吾一副不解的样子摇了摇头,手指上的小鸟安然梳理自己的羽毛。

“水月,留下标记。”佐助道,暗暗思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得嘞。”水月应了一声,抽出斩首大刀在树干上划下一道痕迹。他跳下树冠,环顾一圈,“搞什么啊,居然连重吾的鸟都安然无恙,这也太不符合结界的性质了。”

“或许是屏障太大消耗查克拉,以至于外围防守力度薄弱吧?”香燐说。

“不太可能。”重吾挥别小鸟。

“总之,一切小心。”佐助尝试着使用轮回眼,结果却失败了。他皱了皱眉,看来这里会影响瞳术的使用。

佐助一边跳上树林间迅速穿梭,一边示意他们跟上。




——“佐助君,此路不通。”

一身白衣长得和舍人差不多的东西忽然闪现到佐助面前,歪歪头软软的说,一副很萌的样子。

佐助想也没想,立即用查克拉凝了个千鸟向前刺去。

“阿拉,真是顽皮……”白衣人的胸前忽地绽开一个螺旋,任凭佐助的攻击刺破胸膛。

“?!”佐助愣住了,他的身体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被吸进那个黑洞里。

糟糕了……!!!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还没等水月他们反应过来,佐助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随即白衣人也不见了踪影。

“……佐助!”






日本東京.PM.9:00
天气.暴雨


“哟西,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可以回家了!辛苦啦!”
快餐店的主管“啪”地一声合上账本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好——”春野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第一个冲进更衣室。

“太好啦哈哈哈,正好我的游戏也该解除维护了……”犬冢牙摘下送餐的帽子,一脸轻松。

“大叔今天没拖延嘛!”漩涡鸣人顶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嘿嘿乐。

今天本应该轮到他值班,不过主管大叔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就打算提前关店,所以赶上狗屎运的他值班就取消了。

“臭小子,”主管大叔用账本轻轻地打了下鸣人的头,“今天便宜你了,不过你得先把垃圾倒掉!”顿了顿,“其他人现在就可以走了!都过个愉快的夜晚!”

“是——”





“呼哈……”

漩涡鸣人直起身板,拄着扫帚长呼一口气,抬手抹去额头上的薄汗。

放眼望去,快餐店仿佛被人重新漆了一层闪光剂。

——blingbling的呢我说。

不过也真是不容易啊,都十点了。漩涡鸣人看了眼壁钟,这个时间便利店还没关门,赶赶时间去还能买到自己最喜欢的拉面。

哟西,关店回家吧。

他将扫除工具摆回原位,将早已系好的垃圾袋拎起,从柜台上抓起钥匙和伞后关灯,从后门离开。

大雨滂沱,也不知天公把哪家的瀑布拿出来了。豆大的雨点敲击在伞上,水顺着伞骨自然滑落,霓虹的灯光在雨幕中逐渐模糊不清,街上的行人撑着伞脚步匆忙。

日本这个国家就像一个庞大的机器,每个人都是这个机器的一部分,人们像固定的零件一样匆忙而有秩序地转动着人生。

“啊~啊~鹿丸说好今晚上带我一起刷副本,也不知道他回没回家……”鸣人撑开伞,嘟囔着锁上门,将钥匙塞回兜里,“倒垃圾,倒垃圾……哎哟!”

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差点摔个狗吃屎。

“哇靠!什么东西啊!”

漩涡鸣人低头,疑似一条腿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他顺着腿向上看去,一个黑发黑袍子一身黑的人双目禁闭陷在同样一坨黑的垃圾堆里——就因为这个顺色问题漩涡鸣人差点没看见——身上被雨淋得湿透。

好奇很快大过了对陌生人的恐惧,漩涡鸣人只犹豫了一会儿后便慢慢蹲下,将脑袋凑近观察。

“还长的挺好看……不对!我怎么关注这个啊我说!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大晚上的在这儿待着!”漩涡鸣人拍了拍自己泛起可疑红晕的脸,一秒钟恢复正经,伸手测了测鼻息,还好,只是有点微弱。

不过这么大的雨,这样下去绝对会不妙吧我说。漩涡鸣人把伞放在地上,先带回家去吧……不知道名字,到医院也没用。等他醒来再决定要不要报警好了。

两秒钟敲定了主意,鸣人正欲拉起昏迷的人才发现他没有左臂,心说这该不会是断臂觉得生活无望出来自杀的吧?他只好换了个方向将人挂在肩上,伞勉强能遮住两个人。

哎嘿,看着挺瘦的,挂在肩膀上还挺沉,漩涡鸣人偷瞄了一眼那人斜敞开的领口露出的风光,满满的肌肉含量啊我说,是个健身教练?不过这左臂…是什么事故吧。
忽地心里浮上一丝复杂。漩涡鸣人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脚步缓慢地行走在大街上,大晚上连个计程车都没有,只能步行回家,幸好他家离这儿不远。


“一定要撑住啊。”他轻声说了一句,也不知说给谁听。










——大人为何要命令他这么做?


——只是想看看……两条本不该有交往的两个人,因为时间而相交在一起后,能有什么发生罢了。


TBC.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