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鳴佐/鷹小隊】Lonely(四)

我的廢話*

事實證明,繁體是會用上癮的。……
咳咳,但我貼心地用百度翻譯給你們譯回簡體啦x
總之,naruto依舊沒出場,但我真真寫了鳴佐!真真的!!
*卡在假期最後一天
*日了狗了我還有十多張卷沒寫
*心塞塞

“笨蛋水月给我住手!”

带着怒气的女声从远处传来,水月抬头望去,熟悉的红发在空气中留下痕迹。

熟悉的声音,以及熟悉的……一拳打脸。

“噗……!!”水月的脑袋化成水喷了那个女人一身,“靠!香磷你干什么!”

“大白痴水月你捣什么乱啊?!你知不知道重吾带我回来多费时间!回来就看到你在这儿惹事!敢不敢让佐助省心!……”香磷提着水月的领子狠狠地用额头撞上他的鼻子,痛得水月差点哭出声来。

“蠢女人我限你三秒钟内放开老子!否则……!”水月回吼,底气不足。

“否则什么!?这个月酸奶果冻扣光,没得商量!”香磷推了推眼镜,扫视四周,瞧见已经晕厥的大妈厌恶地皱了皱眉,“这谁啊?”

“刚才辱骂佐助的,要不是你出现,我早就送她上天了……”水月揉了揉被撞红的鼻子,瘪瘪嘴说道。

香磷环顾一圈,周围的人群犹如石像般僵住不动了,她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小束紫色花儿,左手打了个响指,花立即燃烧起来。

燃烧的花散发出一股奇異的香味儿,人群嗅过后纷纷倒地,一脸安详。

香磷在大战结束后,跟着大蛇丸学了一些辨别草药的知识。久而久之,她将感知查克拉的能力炼化到可以细致地感受不同植物的“呼吸”,从而知道周围都有什么样的植物。

当然这个能力也非常不好掌握,大自然中的植物有几万甚至几亿种,若掌握不好感知的强弱,很有可能会被大量涌入脑内的信息涨到崩溃,神经衰弱,最终致死。

佐助強制要求香燐,除非他允許,否則絕對不許使用更深層次的“感知”。

——“好了你们。香磷身上带酒精之类的消毒东西了吗?”一旁的重吾摘下佐助的兜帽,瞧见伤口后做出了和水月一样的举动——想触碰又怕弄疼他——最终他放下手,用嘴吹了吹。

“哈?用你的咒印不就好了。”香磷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自动从身上摸出一个玲珑小巧的囊,从里面划出一份简易的消毒用具扔给重吾。

“哇……那该不会是大蛇丸的「隙囊」吧?他居然把这么宝贝的东西给你了?”水月瞪大了眼睛。

「隙囊」,大蛇丸的发明之一,比卷轴好用多了。主要来自于旗木卡卡西的查克拉,运用了一些特殊手段保留了空間能力。但沒有推廣,原因嘛……卡卡西只有一个啊!要是量产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

所以到现在,这个方便的东西也只有鹰小队用而已。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那里有两个,都是佐助给的,说是多年友情的礼物。但「根源」卡卡西拒绝了,原话是“老师也没有什么想存的东西所以还是佐助君拿着吧”。

然而佐富帅是不会放个任何一个机会炫富的「划掉」所以他強制給了卡卡西兩個,讓他用來存親熱天堂。

——“什么宝贝啊?这个东西我们人手一份好么。”香磷一脸“你丫智障吧”,“我给你的新队服内衬都挂上了,你的是中号「隙囊」,重吾是大号的,佐助有三个,大中小各一个呢。”

水月摸了摸鼻子,心说你拿回来的新队服老子也没穿过啊太夏天的黑色太吸热了…

“别吵了。”重吾用干净的、浸湿的毛巾擦干净佐助脸上的血痕,再用碘酒给伤口消了毒,最后拿出一个OK邦轻轻贴好,上下打量了一遍确认没问题后点了点头,“完事了,佐助。”

佐助点点头,刚刚重吾贴OK邦的时候仿佛在碰触一件绝世珍宝,动作何其轻柔,弄得佐助有点不自在,他张了张嘴,没忍住小声地抱怨了一句,“……不用那么小心,这个伤一会儿就可以结痂痊愈的。”

“和平时代,总要多注意一些小伤,感染就不好了。”重吾收拾好东西递给香磷,香磷随手划开隙囊,将东西扔了进去。

“噢对了佐助,打听到爱子桑的事情了吗?”香磷推了推眼镜,问。

“差不多。”佐助闭上眼睛,“日向平杖在海外进修过,回来之后才带着爱子。”

水月不屑地一哼,“有什么用嘛……又没打听到平杖老头儿在哪儿。”

“哈!?說的好像你……”

“谁说的?”佐助睁开眼睛,挑了挑眉,嘴角带上一丝笑意。他从身上拿出五张白金色的卡,对水月晃了晃,“三天后,五大国要商讨关于过境税收的事情,地点定在了「铁之国」,日向平杖此次不在村子就是先探路去了。我这里正好有五张邀请函,我们需要一个「身份」混进去,找到日向平杖,问清事情经过。”

水月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拿到的……?”

佐助将邀请函放回兜里,淡淡地回答,“离开的一瞬间,宁次塞到口袋里的。动作很快,所以你没看到。”
水月心说那个白眼狼明显就是想帮你但碍于身份没法明着而已啊?!他忽然想到什么,说,“等等佐助,除了我们四个……还有别人要去吗?”

四个人,四张邀请函就足够了啊?多出来的一张是什么东西?

“香磷,給愛子传递信息的纸鹤准备了吗?”佐助看了眼水月,对香磷说。

“早就备好了,都存进重吾的隙囊里了。”香磷回答,她从口袋中用中指和食指夹出一个大概2cm的纸鹤晃了晃,“这是收纳型纸鹤,放不了太大的东西,但那张邀请函还是可以放下的。”

佐助点头,跟水月解释道,“多出来的那张是给她的。她不可信,带在身边比较好行动。”

——当然,很久后的佐助非常后悔这个决定。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铁之国好远的呢。”水月从隙囊中拿出绣着苍鹰的黑色披风穿好。

佐助看了看天色,已经是黄昏了。此刻动身也没什么好处,他们都不喜欢赶夜路。

而且……在木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暗部也没出现,大概是领了吊车尾的命令。

佐助沉了沉眸子,说,“不用了,我们回宇智波原宅,先住一晚,明早启程。”

“宇智波原宅不是拆除了吗?”水月疑惑地眨眨眼睛。

“街道拆除了而已,我以前……生活的地方还在。”佐助轻声回答。




——佐助,我不会阻止你离开,但我向你承诺。

——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木叶都有你的容身之处。

——这可是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的承诺啊!






“走吧。”佐助站起身,黑色的披风被风扬起,翱翔的苍鹰在抖动的披风中展翅,似是要高飞。

他從來,都是時刻準備展翅高飛的。





佐助是一只翱翔于天空,沉浸在蔚蓝之中的鹰。
而漩涡鸣人的眼睛,就是佐助沉浸的蔚蓝。



TBC.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