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鹰小队】Lonely(二)

*我的废话
本章含有少量鼬佐,不过也不是很明显啦。
鸣佐忽然*就有了
OOC*
无不妥请↓


水月一脸苦逼地咬着吸管,坐在木叶大门口不想进去。——有点像讨债蹲点揍人的。



他是和佐助马不停蹄地赶了一天路才到木叶的,一路上佐助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语,短暂的休息也闭目无视水月的搭话,弄得水月以为自己精神分裂。




战争结束后,大蛇丸带着鹰小队来到离木叶较远的一处偏僻的山林的中心湖定居,房子足以比得上被毁前的宇智波宅,甚至更胜一筹。山好水清动物多,非常适合隐居。当水月看到那一片湖的时候感激涕零地说这下老子有地方游了,大蛇丸不以为然地笑笑表示宅内还有建的温泉,因为这个地方以前被当做度假村来着。




于是鹰小队加大蛇丸就开启了养老生活。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砍柴生火做饭,打打猎准备食物,佐助还用千鸟给大蛇丸开了个地下室搞研究,条件时不得违反道德规则,比如活体实验是绝对不允许的。



噢对,还有某人开仙人模式追踪查克拉到这儿来非要接女王回村,被水月一个水球打了回去。



约摸过了一小段时间,水月提出这么下去我会与外界失去联系!好久不打架了我手痒痒!所以我们接点任务吧!!重吾本着佐助同意我就没意见,香燐傲娇了一番表示随意,大蛇丸耸耸肩说佐助同意就行我要搞研究懒得出去,况且兜也不做我的助手了可是很辛苦的哟。佐助想了想颔首认可。水月当即把自己化成一滩水畅游在湖中,散发着开心的草莓味儿。




于是他们就开了个表面上是咖啡馆实则是任务接待处的地方,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过任务倒是实打实地完成,倒是在忍界留下一个传说。




——一个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的神奇地方,只要你能支付足够的代价就能实现愿望。有缘人才能找到入口。
水月摆摆手表示传说不可信。










“好热啊,大中午的。”水月愁眉苦脸,“呐我说啊佐助,真的进去啊?”



一身黑袍的佐助也不轻松,一向主深色调的他吸热非常厉害。他抬头,看见熟悉的标志性建筑后有一瞬间的恍惚。



自己有多少年没回来这里了?十三岁那年离开,即使大战后也并未归来。倒是哥哥回归木叶,作为暗部的一员执行任务。



叶落归根。这是宇智波鼬一直的愿望。



而佐助,由衷地为自己的哥哥感到高兴。




——“真的不打算和我一起回去吗?佐助。”望了片刻木叶的大门,鼬转身问道。




佐助紧了紧领子,沉默地摇头,“不必了……我现在,没有资格回去吧。”顿了顿,他自嘲地笑笑,“我可是功不抵过的罪人。”




鼬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佐助,其实你不必如此。他们……都相信你。”




“他们曾经也都想杀了我。”佐助淡淡地说,“哥哥,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我不可能获得木叶的原谅,我为了复仇杀了那么多人,夺取了他们本该幸福快乐的人生,我就应该用剩下的时间去赎罪。”



“既然是你所选的道路,那么我不会干涉。”鼬露出淡淡的笑容,犹如暖暖的阳光,“若是以前,我能……再多相信你一些,结局或许就不会是这样了。”
佐助没有说话。



鼬保持着笑容,缓步走近佐助,伸出手抚上佐助的后脑,以额抵额。温和的语气一如往日的轻柔,满含疼惜。



“现在说再多也没办法改变我给你带来诸多痛苦的事实,但现在我愿意用余下时光来相信你。无论你选择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我都一直深爱着你。”



佐助只觉眼眶略略发涩,轻轻嗯了一声,告诉鼬宅子和咖啡馆的位置后便告别了。




之后的每个月月底,鼬都会准时地坐在咖啡馆离柜台最近的位置与佐助聊天,陪着他休息,或是什么都不说,佐助忙着生意,鼬就慢慢地喝一杯咖啡。偶尔佐助也会瞥一眼鼬,在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又连忙移开眼睛,不自然地轻咳。若是赶上任务忙或是佐助出去旅行了,兄弟二人就靠鹰和乌鸦来通信,每次都要洋洋洒洒地写下一长篇,远比佐助给鸣人写下的几个字要好。



鼬见佐助时若非在任务中,是从来不穿暗部服装的。佐助曾好奇地问过鼬的服装问题,鼬笑着回答他因为在这里他只是佐助的哥哥,不是暗部的宇智波鼬。









“不急着进去。”佐助说,“他快来了。”



“啥?”



几乎是瞬间,一个金色的人影穿着火影袍一边喊着“佐助佐助”一边向他们跑来,却在差几步之遥时不知被什么绊倒在佐助面前。



而佐助,一边说“吊车尾在忙什么事连接个人都得用影分身”一边毫不留情地从某个小可怜的身上踩了过去。
科科,该。自诩女王护卫的水月幸灾乐祸,见佐助走远后连忙喊“佐助别走那么快等等我”踩了遍原路,不理会七代目大人杀猪般的嚎叫。












火影办公室。


“佐助你回来啦?坐坐坐。”漩涡鸣人露出一口白牙,精神抖擞,即使整个办公室被文件堆得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佐助不理寒暄,倒是水月一脸如释重负地呈“大”字型躺在一旁的沙发上,大呼活过来了活过来了。鸣人试图用“火影之恶瞪”提醒水月,被水月开启“厚脸皮之壁”给无视了。



“寒暄就免了。”佐助从身上拿出一个文件夹,抬手扔了出去,鸣人稳稳地接住。佐助淡淡地开口,“我需要这两个人的具体信息。”



鸣人打开文件夹,愣了一下,“这个人…”



“昨日,一位自称小鸟游爱子的女人来到我的店里,委托我说服她父亲进行改革,顺便让她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佐助用了三秒钟将爱子长达几千字的叙述浓缩到十几个字,“她的身份可疑,所以我来确定事情是否属实。若你认得她的‘父亲’,就证明确有此人。”



“呃,那个‘爱子’……我不认识,倒是这个男人我有点印象。”鸣人想了想,“他的名字是日向平杖,是那群顽固派的代表之一。顽固派的头头早就把支持他们的人的具体资料都封存了,以防有人以‘改革之心’残害他们。”顿了顿,鸣人露出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但是有些东西,是在脑子里的。”



水月没忍住,插话,“漩涡鸣人你怎么越来越啰嗦了,知道就说有屁就放,打什么哑谜。”



“我只跟佐助说,你在这儿我不舒服。”鸣人一哼,鼻孔朝天。



火影大人,您的形象,好歹也捡一点。



“哈??你……”



“够了水月。”佐助制止,“你先出去,到外面等我,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来。”



“可是佐助……”水月还在挣扎。




“听不懂火影大人的意思吗?既然有话对我说,就让他好好说。”佐助活动手腕,“小心溅你一身血。”



水月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退了出去。



佐助将门关上的一瞬间,后背就传来一股力,一个人紧紧地抱住他,像是抱紧拯救生命的希望。



佐助依旧没什么表情,默许了鸣人的行为。



“……佐助。”沉默了很久,鸣人轻声唤道,声音如少年一般清澈。“你知道了?”



说起来,鸣人的声音低了不少,现在更像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可当他唤着那个从小到大唤了几百遍的名字时,声音却像少年一样清脆,那是最原始的情感,连他自己都不会想到一生的三分之一都折在了这个名字上。



“嗯。”佐助点了点头。



“我可不会道歉的啊,除非你回来。”鸣人将他抱得更紧了些。



“吊车尾的你想勒死我?”佐助不满地说,但没有拉开距离,“我不需要道歉。”



没错,宇智波不需要任何苍白的情感,虽然他们是爱的一族,但又渴望着热烈的爱,甚至为爱深陷宿命的泥沼,难以自拔。



“宅邸重建被驳回”对佐助来说并没有什么痛感。宇智波一族本已衰落,占着地方不改革岂不是太说不过去?况且连身处木叶的哥哥都没说什么,自己一个住村外的管这么多干嘛。



“还是不想回来吗?”



我还没有放弃把你带回木叶的想法呢。



“我现在很好。”



自由自在,像鹰一样肆意地翱翔在天空,沉浸于一片蔚蓝。



“又失败了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鸣人露出一口白牙,松开了有些不爽的佐助,“言归正传,佐助想知道什么?”



佐助简单地说了自己的怀疑。“…就是这样,若真如我所料的话,那原来的小鸟游小姐,就很危险了。”



“那个砂隐的叛忍——小岛凉介——我偶然听纲手婆婆提起过,是个很擅长骗人的女孩子。至于日向平杖,我不清楚他的婚娶状况,但我确实听说过他有个女儿,名字就不知道了。”鸣人接上话茬,“若是像佐助你说的,砂隐的叛忍支持木叶改革能有什么好处?还费尽心思地和原来的大小姐调包,冒着被发现杀掉的风险,就为了‘支持改革’,还答应你提出的那么一大笔酬金,很奇怪啊。”




“不光如此。”佐助说,“她最开始找到咖啡馆想解决的是情感问题,被水月婉拒后才涉及了政治,若她本意是支持改革,那完全不必用婚约来打掩护。”



“如果她真的为了婚约,那她又为什么要扮成‘小鸟游’呢……佐助你的意思是,她的说辞矛盾,对吧?”鸣人神色严肃。



佐助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涉及到木叶,我身为火影,有义务查清这件事。”鸣人说,“一切的源头都在日向平杖身上,他最近不在木叶,而我没办法长时间远行,所以就拜托你了,佐助。”



“了解。就是找人咯。”佐助淡淡地说,“我对日向家没什么好感度,完全不介意使用暴力,最好别发展到那一步。”



“……佐助别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嘛。”鸣人无奈地笑笑。



“我先走了。”佐助带上兜帽,转身欲离开。



“等等!”鸣人连忙拽住佐助衣领,“你怎么找人?!”



现在的木叶几乎都经过了忍界大战,人人都熟知“超S级叛忍杀人狂魔宇智波佐助”,流言蜚语自是一直没停过,那些话即使由佐井在转述时略去大部分直白词汇依旧不堪入耳,鸣人几度用火影命令严禁评判宇智波,风波才渐渐平息。



佐助回到木叶,还有谁能求助呢?



“当然是找日向宁次。”佐助一脸理所应当。



鸣人一愣,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哦对啊!你不提我都要忘了哎!你也算救他一命来着,虽然是无心的。”



第四次忍界大战中,日向宁次曾为了救鸣人而身负重伤,险些死亡,但因自身体质强壮撑到了战争结束。被佐助捡了回去。



委实讲佐助不知道宁次还活着,他纯粹就是想找个带白眼的尸体给大蛇丸当研究,依他自己的原话就是“日向宁次比较显眼,其他人我又不熟还得一个个看眼睛不得累死我”。后来宁次都活蹦乱跳了佐助才发现他还活着。至于大蛇丸为何救宁次……完全是因为他误会了佐助的意思。



宁次安全回归木叶,和“以为好兄弟挂了大哭一场浪费了超多感情的”鸣人打了一架后活得风生水起,代替日向花火成为日向日足看好的继承人,且已经掌握了日向一族的实权。鸣人听到这个消息时大呼一声吾命休矣!给(自以为的)情敌升级了!



自终结谷一战后,依旧不想回去的佐助拒绝了鸣人的邀请,但没来得及拒绝鸣人同志真·山崩地裂的盛大表白。就这么带着鹰小队浪迹天涯,好久才传封信回来。从此鸣人见谁在佐助身边待过都像情敌,气得暗部首领佐井同学不止一次面带微笑将不务正业的火影大人踹出办公室,说什么时候治好相思病再回来。某位嫌透露名字太麻烦的上忍第一个拍手叫好,不管委屈到变形的鸣人。(.jpg)




“那你小心点啊。”



又要把老婆送情敌那儿去了真是心塞塞。



“嗯。”



“佐助等等。”



“……吊车尾你没完了?”佐助不耐烦地侧过身,唇上忽地传来柔软的触感,犹如蜻蜓点水般的触碰。



满意地看着人明显僵硬的五官,鸣人拍了拍他的肩嘿嘿乐,“有了漩涡鸣人的爱心吻,保证一切顺利!你可以走啦!”



佐助愣了足足有七八秒,反应过来后双颊立刻飞起红晕。



“大白痴你做什么!我得去调查了回来再找你算账!”明显傲娇了的宇智波君脚步慌张地夺门而出,还不忘吼上一句。



鸣人打开窗户,看见佐助冲出火影塔理都没理门口的水月。心里感叹道含羞的佐助酱真是太可爱了为啥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清纯可爱呢,感觉全身都充满了能量。



“哟西!为老婆奋斗!”



路过的鹿丸听见办公室内某个神经病的欢呼,思考着要不自己掉头离开算了。



啊,麻烦死了。





TBC.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