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鹰小队】Lonely【698后/该不死的都没死/中长】

我的废话*
大概是鹰小队中心鸣佐CP向的那种!有点像万事屋的类型……?不要吐槽我起的名字,我知道…。
中长篇,周更。
鸣佐CP会比较淡,鹰小队居多。
*不该死的都没死,比如说宁次哥哥和鼬哥哥
*该死的……嗯,就这么死了。
*OOC


0.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蝶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佐助读出书上的内容。

“佐助别怕嘛,鹰一直都在。”水月吃着果冻。

“没错。忍界大战结束后我们也是自由之身了。”香燐推推眼镜,难得正经。

“翱翔于天空的鹰。”重吾道。

佐助忍不住勾起唇角。

一群白痴。

“我说啊佐助——管账本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能等香燐回来再做?”

一头银发且发梢稍长的青年穿着紧致的紫色衣装,很清凉地露出两只肌肉明显的胳膊。他懒懒地靠在躺椅上——活像个大爷——手中的账本被提得摇摇欲坠。

“若是待她回来,店就不用开了。”宇智波佐助在柜台后面一边擦试着高脚杯,一边回应。“水月,我十分钟后要见到这一星期的收入。”

被唤作水月的青年不满地嚷嚷了两句,大意是佐助真是太讨厌啦这种破事儿为什么不去找重吾非得找我。见佐助毫无反应之后只好动作有些粗鲁地翻开上面贴了佐助相片的——也不知香燐怎么弄来的——红色账本,耐着性子一条一条地看下来。

“XXXX年X月X日
酸奶,-15000円。
ps.大部分收入都给水月那只猪补贴了。

……我靠佐助!!那个女人在账本上乱写啊!还侮辱帅气的我!”水月立马就不干了,吵吵起来,“那女人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和她大战三百回合!”

“香燐去采购的地方很远,三天后才回来。”重吾轻轻揉着小鸟的脑袋,微笑。

“啊啊啊可恶——!”

“闭嘴水月,你还剩五分钟看账目。”佐助将擦得雪亮的高脚杯放到柜子中。




——“叮铃。”

门上的青铜铃铛发出清脆的一声,黑色长发的少女穿着华丽的粉色蕾丝公主裙,手中拿着一把浅粉色的花边小洋伞,伞柄却出乎意料的朴实。褐色的瞳孔因紧张微微缩小,唯唯诺诺地开口,“请问,这里是‘孤独咖啡馆’吗……?”

“是的小姐,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水月立即扔下账本化身多情小王子飞奔到姑娘面前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还牵起那位姑娘带着黑色绒套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

幸亏香燐不在,若是在了,恐怕水月的脑袋又保不住了。店里的高脚杯也要碎一只,伤民伤财,最重要的一点是伤财。

“哎……那、那个……我、我、我……”女孩儿更紧张了,满脸羞红,小小声地说,“我想……我想解开一个心结……我会给钱的!请、请务必帮我解决这个麻烦!!”附带90°鞠躬。

“好的那么小姐请问你的联系……”

“好了水月,勾搭女人这种事等下再说。”佐助无奈出声打断,他招呼重吾过来,“重吾,去库房拿剩下的咖啡豆,给这位小姐泡一杯咖啡。”他扯下柜台上的一个小本子,随意地写下什么递给重吾,“记得贴上标签,6号桌。”

“谢谢您,店长……”女孩儿露出感激的笑容,坐在椅子上有些不安地扭动身体,欲言而止。

“好了,那么来走个程序。”见重吾拿着泡好的咖啡回来,水月一屁股坐在女孩儿对面,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黑框眼镜戴好,翻开一个精致的本子提问,“您的名字和来的缘由?”

“我叫小鸟游……小鸟游爱子。”女孩儿小声回答,“大概是前年六月,我与优君相爱了……优君虽然没什么钱和势力,但人品真的很好,而且也很爱我。可是昨天,我父亲因为政事上的失利,强迫我嫁给一个村子的高层干部……我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他!我试着反抗,父亲就把我锁在屋子里,不给我食物和水,还断绝了我和优君的来往……我真的很害怕。所以,请、请务必帮我解决这个麻烦……”

水月咬着笔,快速在本子上写下内容,头也不抬地说,“有些事我要先声明一下啊,我们这里其实相当于一个小小的任务接待处,将您的烦恼采取任务规划的形势分成A,B,C,D,S来完成,店员只有四个人所以平常是任务完成一单才接下一单。您这个属于……情感范围内?”水月抬头看了眼坐在柜台后面闭目养神的宇智波佐助,心说我们店长最不喜欢这种情感任务因为他情商低根本体会不到啊!当然这话他没胆子当面说,佐助可能不会说什么,但香燐就完了,而且就算她不在重吾也会很友善地揍他一顿,比如化成水。

佐助撇了一眼重吾,用嘴巴努了努一个方向,重吾点头退去。

小鸟游爱子咬了咬下唇,似是下定决心一样抬起头来,严肃地摇摇头,“不!我的父亲在政事上一直是一个牢固派,包括这次政事失利也是因为他提出‘保留宇智波一族的原址’的方案被火影大人驳回!而我因为母亲的缘故思想很新潮,我认为村子的改革必不可少,所以这种情况……算是涉及政治领域!请务必帮助我!”

水月一愣。倒不是因为政治案件,而是爱子刚刚说的那份提案。

《保留宇智波一族的原址》

以及那句。

“——被火影大人驳回。”





“了解了。”

佐助端着一杯番茄汁在水月旁边坐下,无视了水月的嚷嚷“佐助你是鬼魂吗吓死我了”后将杯子搁在桌子上,墨黑的瞳有些泛红的趋势。“也就是说,你的委托是劝你的父亲,并帮助村子改革,顺便再给你解决一下感情问题?”

直言不讳一针见血,佐助就是这么耿直boy。

爱子一愣,想了想点头,“是的。”

“好,我们接。”佐助喝了一口番茄汁,回答。

“??!”水月脸上写满“卧槽”心说这种事情你不是从来不插手吗今天咋了被鼬哥哥灌药了??“佐助……”

“太感谢了!!”爱子感激涕零,不断地鞠躬。

“先别急着谢。”佐助面无表情地将纸条举高,“我要这个数。”

水月好奇地凑过去,一下子就愣了。

卧槽宇智波佐助你这属于高额诈骗!!!犯法!哎哟等等我们好像不守法_(:3」∠)_……

“没问题!”

啥啥啥!?姑娘你真的没看出来他诓你呢吗?!

鬼灯·今天心也很累·不是鹿丸·水月。

“那个,冒昧地问下时间…?”

“一个小时后。”佐助回答,右手在背后默默结了个印。

“太好了!钱我稍后会让管家送来。”爱子露出满意的笑容,拿起小花伞起身来到门口,微笑,“再见。”

“欢迎下次光临。”




——“呐呐佐助,你为什么接下这个委托?”水月趴在躺椅上,“你刚才也听到了吧,这女的是木叶人啊,还是有权有势的那种哎?我们不是说好不再牵扯木叶的事儿了吗?”

佐助喝光了手中的番茄汁,回到柜台后面抱出一沓档案,随意翻了翻,抽出一张递给水月,“看。”

“看什么啊,这……?!”水月接住那张纸,灰黄的色调还是无法掩盖通缉令上那个女人的美丽容颜。

“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女人是砂隐叛忍,感知类型。”佐助抬头盯着天花板,似在回忆些什么,“当初在晓时听说过。这个女人擅长易容与欺骗,以及幻术。”顿了顿,佐助继续道,“刚刚她的确施展了幻术,并不高明却足够隐蔽。我没法施展写轮眼,会暴露身份。”

“厉害啊佐助……不能用写轮眼,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一向计谋苦手的水月瞪大眼睛。

“那把伞是一柄‘伞中剑’。”佐助闭目养神,“伞面用了很多华丽的装饰掩盖,但正因如此,伞柄未免太朴实了,铜色的柄连简易的雕刻都没有,不像是富贵人家的东西。”

“也就是说她的话都是假的咯?”水月说。

佐助摇了摇头,“不。她应该只是隐瞒了身份,关于那个提案……”他顿了顿,切断了话题,“总之,我们有必要回木叶一趟。”

水月颔首,忽然想到什么,说,“重吾呢?”

“我给了他事情去做。”

佐助睁开眼睛,墨色的瞳中闪过一丝狡黠。

“关店出发。”

TBC.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