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磊罗】玫瑰与酒【短/FIN.】

它还有个名字叫总裁和被调戏者(...随便说说别当真x

唔第十二期磊哥真是太太太太攻了...还特意让小猪爬上来再去吓他!呜呜呜恶魔总裁的温柔(?!)x

为此我特意将我名字的总裁去掉了(。)磊哥请温柔的蹂躏我x

啊小猪萌我一脸血.x身材倍儿棒真火辣!

好了其实这是篇很严肃的夜店文(...)

ooc有.无不妥请↓


0.

这个故事发生在两人成名之前。

1.

“ROSE.”酒吧是这一批刚起业的酒吧中独占鳖头的。

前两年酒吧夜店什么的都是稀奇东西,一直到近两年改革开放大家才开始热爱起西方文化,夜店与酒吧这行就此拉开了帷幕。也有不少酒吧因为客人稀少齐齐倒闭,但也有在其中脱颖而出的,例如“ROSE.”

能顺利生存下来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招到客人的绝招,比如“ROSE.”酒吧的招牌舞者。

——“银面狮王·Show”。

霓虹街夜店传奇之一,他的舞有力而激情,挥洒的汗水顺着明显的肌肉纹路滴落在地,有的甚至直接被炽热的体温蒸发白雾。

可惜无人见过他银色面具下的容颜,某人曾透露与狮王对视过,瞬间倾倒在那双淡漠的黑眸里。

带着残忍而又坚决,还有一丝属于王者的懒散眼神。

当时霓虹街很流行的一句话叫“见霓虹姑娘千千万万,不如和狮王对视一眼”。更是增加了人们对狮王的好奇感。

Show每周末会有一场表演秀,那人更是海了去了,抢到票的几乎都是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你跟我废话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让我对你感激涕零拿了一张‘Show’的表演票送给我?”黄磊打量着手中用鎏金烫好的签名邀请函,叹了口气。

【磊磊你这么说真是浪费我感情啊。】对话那头的人满满的无奈,【那小子的店主跟我有点关系,听说你老早就喜欢酒吧夜店这类的,这不是内定一张给你玩去嘛。】

——“那就谢谢你了。”黄磊摩挲着邀请函上面金色的花纹,笑得一脸高深,“那个店主就不怕我对那个舞者做点什么?”

【他才不在意那个小子呢,对他来说,只要吸得金够多就好,管他呢。】那人语气满满的无所谓,【不过你真的别把人家玩坏啊,听说今年才二十岁,悠着点。】

——“知道了知道了,不会。”黄磊挂了电话,转身回到房间取了瓶82年的红酒斟满高脚酒杯,猩红的颜色映着他淡淡的烟熏妆,显出极致的金钱颓废之情,像是把权利握在手中太久以至于手上满是难闻钱锈味的先生。

虽然他差不多一样。

他打开写好他名字的邀请函,露出微笑。

这种小把戏真当我看不出来么......真是天真的小鬼啊,Mr.Show。


2.

“Hey Girls and Boys——!!!”震耳欲聋的音响播放着不知是谁的摇滚歌曲。台上,一身皮带性感妖娆的兔女郎手握麦克风大声吼了出来,“今夜就是‘银面狮王’——Show的表演之夜!”

人群爆发出强烈的掌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巨大的白色光束打向舞台中央,一个人影模糊呈现。

“欢迎我们的舞者——Show!!”

白色光束忽地向上打去,露出带着银色舞台面具的Show。

前额头发染成黄色向一边梳去,尾部带了些卷。右耳上带着金灿灿的细长耳坠,左耳上穿着着四个铁环两个耳钉。白色的西装在脖颈处镂空,虚掩着强壮的肌肉,脖颈周围有一圈毛绒,像是狮子脸旁的腮毛,遇到敌害时会倒刺起来。银色的面具遮上半张脸,却在眼睛下的位置点上黑桃心。

媚眼如丝,俘获芳心。

——“倾城之美也不过如此。”黄磊轻抿了一口红酒,笑呵呵的让侍者退下。

他在这小酒吧唯一的二楼位置,是顶尖的贵宾座。可以看到这座酒吧里任何一个角落的风景,比如东南方有对欧美GAY在接吻,西北有一对东方LESS已经扒开了衣服。

在激情氛围的带动下,总会有野兽冲破内心的那道屏障,做出无法无天的事。

黄磊轻摇着红酒杯,刚刚的侍者给他补了烟熏妆,像是画蛇添足一样又给他带上金色面具和编号,说是一会儿活动要用上。黄磊微笑任了动作。

他的视线看似在环顾四周,但其实一刻也不曾离开舞台上越发妖魅的身姿,他看着他先是解下了颈旁的绒毛扔向台下,接着随意的打开了白色西装的所有扣子,将台上的一瓶香槟倒在自己的身上,金黄色的液体顺着肌肉纹路和汗水融化在一起滴落在舞台上,随着不断炒热的气氛蒸发。

劲爆的音乐在扩音器的作用下良好地充斥了整个酒吧,黄磊低头看了看玫瑰金的手表,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倒要看看他想怎么样。

一曲终了。

兔女郎晃动着巨大的胸部妖娆扭动着腰上场,拿过麦克风,声音带上一丝魅味儿,“今晚是Show正式在我们'ROSE.'酒吧热舞一周年,根据Show本人要求开展这个活动。”

“喔,居然是Show本人的要求?”

“噫...听说Show冷淡的很,真是不多见啊。”

“真的假的?!”

谈论声此起彼伏,兔女郎拍了拍手让人群安静下来。

“安静安静——”兔女郎抿了抿殷红的嘴唇,“活动的内容就是,我们随机抽取携带‘ROSE.’特制金面具的客人中的一位,我们将所有携带金面具的客人的编号写进纸条随机抽取!被抽中者在今晚可以对Show提出任何要求!”顿了顿,她压低了声音重说了一遍,“是的,没有听错——‘任何’要求。”

黄磊挑眉,这就是他的目的?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这是真的吗!!”

“我操好福利啊!!可恶我没带那个什么金面具!!!后悔!”

“呵幸好我提前有带!啊啊啊——不知道Show在舞台上那么迷人压在身下狠狠地索取是什么样子呢!”

黄磊危险的勾了勾唇,唤来侍者,指了指刚刚说要将Show压在身下的看起来油光满面的老男人道:“Richard,Can you see him?I want he to die,now。”

“Yes,I know。”Richard恭敬地弯腰退下。

黄磊摇了摇手中的酒,眯起眼睛。

这么久就开始注意我的话,陪你玩玩也无妨啊......小妖精。

许久,他摘下金面具,唤来另一位侍者,淡淡的笑了。

“帮我补妆,谢谢。”

3.

“好了——!经过漫长时间的等待,我们终于统计好人数!”兔女郎抱着一个蓝色盒子,“接下来,将有Show亲自抽取这位幸运儿!”

Show依然是那副模样,勾起的唇角在大屏幕上被无限放大,现场立刻有女人尖叫起来,Show回头一笑,将手伸进了盒子,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兔女郎。

兔女郎将纸条放在摄影机前,上面用鎏金烫好的“008”清楚的映在大屏幕上。

现场顿时沸腾,没被抽到的客人咬紧牙关满脸不甘心,也有不参加的伸长了脖子去看是哪个人这么幸运的被抽到。

“好的!是编号为‘008’的客人!现在让我们见识他的真面目!”

明亮的灯光打向二楼一处隐蔽的位置,大家不约而同的追着灯光看去才发现那儿原来还有个人,带着金色面具身材有些发胖的男人站起,轻轻摇着红酒杯。

“欸那人谁啊!生面孔!”

“我操那么好的位置!官职一定很大!”

“有黑幕吧......”

全场开始议论起来,纷纷猜测那位幸运儿的身份,突然有一个人大声喊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那不是黄磊吗!?极限集团的最大股东黄磊啊!”

“居然是那只老狐狸!?他也喜欢这些东西?!”

“我的天呐......”

质疑、愤怒的喊声此起彼伏,台上的Show拿过话筒,开始了他第一次的公众讲话。

“嗨,大家晚上好啊,安静一下。”带着台湾腔的普通话响起,特意压低声音使其带了些磁性,全场立刻安静下来。

“008号先生,恭喜你成为幸运儿,我是银面狮王,Show。”Show单膝跪下,右手抚肩,很虔诚的做了执事的动作,“今晚我将放下所有的骄傲,只为您一人而存在。不反对您的任何话语,对您言听计从。”他抬头,像只猫咪一样狡猾地笑了,“可否满意?”

全场尖叫。

“自然满意。”既然已经被认出来,黄磊也没有装下去的意思,接过侍者递上来的话筒笑道,“那么请立刻到二楼来,我在【奢靡间】等你。”

语毕,转身融入黑暗。


我极尽奢靡之花,培育金色罂粟。

4.

酒吧的工作人员以半强迫的方式请了除了黄磊外的所有客人离开,Show去了洗手间洗掉妆,想了想又将面具戴上。

朝思暮想,终得一见。

——可不能出岔子啊。

他有些紧张的站在门外,特意签了名字的邀请函和内定好的抽签名额,独特的VIP座位都是他设计好的,索性一切如他所想的那样顺利进行,只是黄磊为人狡猾,也许是愿者上钩也说不一定。

——那是不是代表他也......?

Show摇了摇头,深呼吸,敲了敲包房的门。

“黄磊先生,我进来了。”

他转动把手,踏入门内地板的一瞬间后面就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直接撞到了屋内的大床上,门锁随即落下,Show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扣住双手,用绳子之类的东西绑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哎哟......喂喂黄磊先生,至于把我五花大绑成这样吗?”Show有一瞬间的惊慌,随即被他压下,表现出很无奈很轻松的样子,“会勒出红痕欸,很痛喔。”

“我知道,那就麻烦你委屈一下了。”黄磊捏住Show的下巴向上抬了抬,“我与你以前不曾见过,何苦弄这些小把戏给我看?”

签名的邀请函,既然是所有人都会有的为什么会用鎏金烫好他的名字?还有背面小字的金面具携带提醒和时间预定,这未免也太“幸运了吧?”

“我一直觉得你智商挺高的欸,怎么情商这么低?”Show笑了笑,“我喜欢你啊,这都看不出来。”

“你确定你是喜欢我而不是想和我做?”黄磊欺身压上,呼吸尽数喷洒在人的脖颈上。

“二者均沾?”Show笑嘻嘻的凑上去咬了咬黄磊的嘴唇。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黄磊拽下领带欺身压上,摘下Show的面具抚摸他的脸庞,淡淡的烟熏妆眯起,笑了。

“就做些愉快的事情吧。”


一夜奢华入糜,我非你不醉。

5.

第二天早上Show早已离开,黄磊有些意外的看着Show留下来的字条。

【黃磊:

               我喜歡妳很久了欸,妳怎麼還不信?算了,我辭了酒吧的工作出去旅遊。有緣再見吧。

                                           ——Show】

那小子真的是台湾人啊。黄磊看着写的挺好看的繁体字,勾唇。

还真有点想见到那小子呢。

6.

后来的后来,黄磊洗手不干了,参加了一个真人秀节目。

除了大陆的四个人,还有一个台湾人。

初次见面节目组办了酒会,那名台湾人进来的一瞬间和黄磊四目相对,二人都是一愣。

对彼此都熟悉的眼神。

黄渤见了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急忙给黄磊介绍。

“啊您好,我是黄磊。”

“您好黄老师,我叫罗志祥,可以叫我小猪。”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黄磊将花瓶中的一枝玫瑰递给罗志祥,罗志祥给黄磊的酒杯斟满红酒。

相视一笑。

他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玫瑰与酒,孤独奢华。”


END.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