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菠萝】孙悟空x空虚公子【短完】

菠萝.

孙悟空x肾虚公子

西游降魔篇设定....于是我能暗搓搓打个极限挑战的tag么?x

脑洞大得不行只能一个个填....。

OOC.设定空虚公子半仙.不会因寿命而死.法力高强但肉身比常人还脆弱.

无不妥请↓

0.

他再次睁开眼睛,以往血红的瞳色此刻只剩下淡淡的琥珀色。环视四周,是一大片荷花。

微风吹过他杂乱的头发,勾了勾唇。

1.

他和他的第一次见,并不是那次兵戎相对。

那时他还没有大闹天宫,名字还叫着“石猴”,长得小巧,每天吃吃桃子和其他猴子嬉戏一会儿,逍遥自在。

他呢,只是修行尚浅的小孩子,叫阿空。很活泼,喜欢到处乱跑,游山玩水。

偶然的一天,还不是齐天大圣的他遇上了野熊,他没有法力,但还算灵巧的身躯并没有吃很多苦头,只是右肢伤的很严重以至于无法前行。

当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他遇上了还是小孩子模样的他——依然是身着一白衫,脸色是一种病态的白,眼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不过笑容倒是灿烂。

最起码让当时不知道人间七情六欲的猴子的心里有那么一丝悸动。

“哇——?!猴子!天呐你受伤了!”

“不要怕!我马上给你包扎好!”

小家伙手忙脚乱地撕下长衫的一条,动作轻柔地给猴子包扎好,还吹了几口气,嘴里念叨着:

“不疼不疼!有我在呢!不要哭喔!”

当时的石猴任由他动作,没有说话——不想暴露他是个修为尚浅的妖精的事实。

包扎好后,那个小家伙再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严肃点点头,说自己要回去了不然要被师父骂,然后一溜烟儿的跑远了。

石猴歪了歪头,没有在意,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他当然想不到,这件事成为了他俩孽缘的开始。

2.

第二次相遇,阿空十七岁,正在河边散步的他一眼就认出了当初自己搭救的猴子。

“你修炼了?”阿空很欣喜,眼眸里还带着孩童的稚气。

“嗯。”猴子挠挠腮,回答。

“如此甚好!我也修仙了!”

阿空采下一朵莲花递给那猴子,笑得灿烂。

“到时候一起玩啊!”

石猴出生后的第二十年,感觉自己找到了一生的阳光。

3.

多年后的阿空已经变成了空虚公子。而石猴,也变成了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的孙悟空。

当时,空虚接到悬赏到一个村庄除水妖,孙悟空为躲避追捕也潜入了同一个村庄,化作村民。

某天夜里水妖突袭,孙悟空化作的村民正在水塘边转悠,水妖扑面而来。孙悟空冷笑,法力已经发动。

与此同时的空虚感到妖气不稳,冲出房间已经来不及召唤剑术,情急之下竟挡到孙悟空前面,被水妖狠狠咬住了左肩。

“啊——!”

“妖怪!!!!妖怪来了!!!大家快跑啊!!!”随着空虚的一声痛呼,其余村民纷纷逃窜,除了被他护在身后的孙悟空。

“啊啊...!你为什么还不跑?!”空虚痛呼,反手将剑插入水妖的眼睛,按着被巨齿贯穿的肩膀转头艰难的对孙悟空说着,那张白的不正常的脸已经疼的发青,“跑啊!”

孙悟空愣住了。

他还是....那个模样。

沉默。

“不会跑的。”

孙悟空那双红色的眸子亮起,身上村民的服装瞬间撕裂。

“我会让这个畜生偿命。”

4.

孙悟空背着昏迷空虚公子迅速离开了村庄。寻了处木屋,杀了住在木屋里的两个人,将背上的人放在床上。

“嗯......”空虚的体温高的吓人,左肩有着一个被贯穿的洞,血不断的流出,很快染湿了一块白布。

孙悟空化作人形,看着伤口眉头紧锁,点了几个穴位封住了空虚公子的经脉。他不是没想过用法力治疗,只是他已堕入魔道,心生魔,说不定还会起到反效果。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在不大点的木屋里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些止防止发炎血的草药,但会痛不欲生。他默默将草药捣烂,咬开自己的手腕滴了些血——虽然已成魔,但强妖的血依然是灵丹妙药。他脱下空虚的所有衣服只留一层内衣,将外衣撕成一条一条的叠在一旁,上前抱起虚弱的空虚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啊...猴子...?”空虚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了。

已经没有选择了。要么失血过多而已,要么发烧而死。

孙悟空深吸一口气,语气是他从未有过的柔和与颤抖:“这个药...能救你,但它有点疼...你能忍吗?”

“...没事....”空虚勉强打起精神,闭着眼睛靠在孙悟空怀里,回答。

“嗯。”孙悟空咬了咬下唇一狠心,将粘稠的草药缓缓地涂抹在伤口周围。

“唔!!”几乎是瞬间,空虚就抓紧了自己单薄的一层内衣,全身不停的颤抖,大口大口喘息着。“痛...啊...”

“忍一忍...乖...”孙悟空咬死了自己的嘴唇让自己的手不要颤抖。而怀中的人的眼角早已溢出泪水,汗与泪交织在一起。他咬紧了牙关忍着,却还是有细碎的、不受控制的痛声脱出,让孙悟空又心疼又不知所措。

“痛...唔...”

终于,在空虚第三次喊痛时,孙悟空低头吻上他的唇轻轻啃咬,伸出舌头互相纠缠,未来得及吞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滑落。孙悟空的眼角也有眼泪溢出,顺着脸庞滴落。

千辛万苦,药终于涂抹完毕。空虚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靠在孙悟空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孙悟空慢慢地将白条缠在空虚涂好药的位置,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然后摸了摸人的额头,似乎已经退烧了。他安安静静地看着床上睡熟的人,眸子里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孙悟空的眼睛在平常时候是黑色的,很安静,丝毫没有杀人的残暴冷血。而他现在化作人形,这么多年在人间混迹他已经对七情六欲有了解,他也终于知道了某个该死的事实。

比如他对他的感情。

可已经堕入魔道的他要怎么告知这份感情呢?

他是魔物。

他是驱魔人。

注定一生厮杀。

孙悟空走出木屋,在外立了个结界防止野兽妖精和不好的人类,又变出好几只猴子去采集了足够多的治疗草药和食物,留在了木屋内。

而他,在爱人额头上落下一吻后离开了。

这样就好。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5.

“齐天大圣孙悟空,入魔道而不悔改,压于五指山下——”

“空虚公子修极高,信佛且忠,赐予半仙能力及剑法真传——”

“好好反省。”

“前途无量。”

6.

最后的相见,是五百年后的陈玄奘无意中解了魔已深深侵心的孙悟空的封印,三位大师为捉妖而来,均死于孙悟空之手。

“不过是天庭杜撰而已。”玄奘勾了勾唇角,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孙悟空的心魔已经完全吞噬了他的善良之心,手起棒落的瞬间“天残脚”和“北斗行师”化为灰烬。

空虚公子紧皱眉头,摆手示意四位到一旁避难,他从轿子上站起,明明看起来是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此刻却像不倒的雕像一样屹立在风中,白色的衣衫随风起舞。

“猴子!”突然,他大喊了一声,随即咳嗽起来。

孙悟空猛地一震,回头。

五百年了...这个称呼已经五百年没有人叫过了。

一路成魔,不知多少人唤尽他污秽之名,却无人再像他般唤自己最初的名字。

简简单单,却又为难至极。

“猴子!听我说!”空虚公子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声音喊着,“从魔道里脱出!你可以的!”

可惜,孙悟空已经回不到过去。

已经失去理智的妖魔嘶吼着,从耳里掏出金箍棒,摆出了接架的姿势。

空虚公子的眸子里只有绝望。

他们无声的对峙着。

“猴子猴子!你说,我们会不会成仙呢?”

“成仙好啊,然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哎嘿嘿,你和我想的一样欸!可我身体不好,如果你太厉害了一定要等等我,不然我追起来可是很费劲的啊!”

“到时候罩着你,放心吧。”

沉默了许久,空虚忽然打开盒子,弹出一把飞剑。

孙悟空龇起牙,旋转金箍棒弹飞那些剑。空虚公子的手缓缓握住。

万剑归一!

巨大的剑向孙悟空刺去,金箍棒被一节一节崩碎,剑慢慢嵌入孙悟空的身体。

“喝啊——!”孙悟空蓄足了力气,气波瞬间震碎那把巨大的剑,空虚公子也被这剑气逼得弹回了轿座,吐出一口鲜血。

孙悟空缓缓的逼近,空虚公子拿起最后一柄剑,锋利的地方对着孙悟空的心脏。

“醒来吧...猴子。”空虚说着,咳出一口血,“你会好的...求求你...”

孙悟空的红眸更加添上一份狠戾,没有停下脚步。

“果然已经....”空虚公子苦笑,站起拿着剑往前走了几步,倒向孙悟空。

后者反射性想接住,等回过神来时,已经躲不开剑的锋芒了。

“嗤——”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反而只有那人柔软的身躯的触感。

孙悟空抱着人,那双狠戾的红眸愣住了。

空虚公子在最后一刻,将剑一百八十度旋转,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他笑着伸出手,大力拥抱了孙悟空,同时剑柄也被顶着深入,剑彻底刺穿胸膛,血喷涌而出。

“猴子。”

上天赐予我无限天资,却又给我弱于常人甚多的身躯。

上天赐予我遇见你的机会,却无法让我唤醒善良的你。

“我喜欢你呀。”

可这些,都无所谓。

上天待我刻薄之怨,只需与你相遇一场便可化解。

“你要...活下去啊。”空虚喃喃地说着,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

孙悟空呆呆地把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从怀抱里推出,那张满是血泪的脸,已经了无生息。

“啊啊...啊啊...”他颤抖着手,一遍一遍擦试着人脸上的眼泪和血,嘴里发出不明的音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喊声撕裂天穹。

他的脑袋犹如被十万根铁链撕扯一样疼,涌入大量的与空虚相处的画面,以及每一次的对话。

“猴子猴子!你会很厉害的啊!我相信你!”

我为什么要厉害?!我连自己都控制不了...!

“猴子,你可得罩我。”

我答应你了...!可我没做到!!

“不要怕不要怕,猴子。不疼!”

好痛...好痛啊...心脏好像被撕扯一样啊...!

“我一直都在啊——”

可你他妈的现在被我杀死了啊!!!!!

他疯了一样拔出那把剑震碎,带着哭腔吼叫着撕开了空虚的衣服狠狠地在脖颈上啃咬,亲吻他的嘴唇纠缠舌头,似是要发泄五百年来的欲望。可他无论如何挑逗,空虚也不会有任何反应了。

一片死寂。

孙悟空的黑眸很安静,像一汪死水,他化作人形,跪在空虚的尸体旁边,看着他慢慢化作萤火消散,只剩一套白衣和一块琥珀

空虚永远都,救不回来了。

他从地上拾起那一套衣服和琥珀,将东西紧紧地护在怀里,泪早已凝结成行,滴落在地上。

玄奘淡然地看着他,缓步走到他面前,给他套上了金箍。

孙悟空没有一丝反应,或者说,他已经麻木了。

“往事随风。”玄奘说道。

孙悟空颤抖着抬头看了眼玄奘,垂眸将头倚在了玄奘的腿上,久久不动。

7.

“师父,那有一片荷花池,我们在那儿休息吧。”孙悟空笑着。

“好。”玄奘闭目念经。

孙悟空来到荷花池边,挑了一个最漂亮的白莲摘下,别在腰间。

他的手摸着脖子上挂着的琥珀,嘴边露出一丝苦涩。

“猴子猴子,看我新学的剑法!”

“猴子猴子,我又赚到钱啦!”

“别哭啊。”

“你要...活下去啊。”

END.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完了只用了一个晚上(划)
快开学了防止我的脑洞都跑走于是求了速度没有什么质量....。
今天补了西游降魔篇,卧槽渤哥你不能这样啊!就这么杀了!没有一丝丝防备!!!
好吧_(:з)∠)_....最近想写地府paro,all猪5cm写完,莲蓬兄弟,还有个杀人游戏paro.....脑洞无限多,可惜填不完quq

评论(1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