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账号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你的朋友華山弟子V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伞周】蝴蝶翅膀的颜色【短篇完结】

文/阿凉

CP/苏沐秋x周泽楷


私设多*

OOC*

吃我安利x

无不妥请↓


Zero.


“小周呀。”苏沐秋倚在长椅边,微眯起眼睛感受着阳光,“我问你个问题,蝴蝶的翅膀有颜色吗?”

站在他旁边看书的周泽楷戴着细框眼镜,听到他唤自己的名字视线从书上移到了提问者身上,似是有些不解为什么这么问,但他还是乖乖回答:“大概没有。”

“是吗。”平淡的语气,轻到立刻就消失在风里。

蝴蝶在飞。


One.


周泽楷在实验室里收拾着上一班人做实验弄乱的器皿,由于数量很多而且一个人力量有限,当他整理完一切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还下着大雨。

本以为能早些回去所以并没有带伞...看来要跑回宿舍了。周泽楷无奈地看了一眼窗外滂沱的大雨,走到更衣室换下白色实验服套上黑色毛衣。

他比了比学生包的大小,呃...遮住脑袋没问题。把实验室的钥匙揣在口袋里,将灯关掉,锁上门。

他快速下了楼,却在门口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是苏沐秋。

“小周你来啦。”察觉到身后的动静,苏沐秋转过头对周泽楷笑了笑,“孙翔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接你回寝室。”

周泽楷点了点头,同时看到了苏沐秋手里仅一把的伞,露出疑惑的表情。

“啊...这个是因为出来太急,只拿了一把伞。”感觉到人的疑惑,苏沐秋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那就委屈小周和我打一把伞了。”

“...好。”周泽楷小跑到苏沐秋面前,“谢谢前辈。”

“跟我谢什么。”苏沐秋撑开伞,走进雨幕里,自然拉近与周泽楷的距离。“这件黑毛衣不错啊。”

“嗯。”

雨有点小了。


Two.


“周泽楷,你醒了没。”

“周泽楷,你死了!?”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孙翔一个冲动翻上了上铺看到了缩成一团的周泽楷,“你干嘛呢把自己裹成个球儿?”

“唔...”一个褐色的小脑袋艰难地露了出来,“冷...”

孙翔本能的将手搭在周泽楷的额头上,一下子让他缩回了手,“好烫!周泽楷你发烧了?你能不能行啊昨儿不是苏教授把你送回来的?”

周泽楷艰难地翻了个身,弱弱地说:“去...医务室...咳咳...”

“行行行!你先下来!我扶着你点你可别死在这儿我可是有责任的!”孙翔怎么说也是比周泽楷高,虽然空间狭窄了点儿但没多大问题,“我操你看仔细点儿?!好疼疼疼....”

千辛万苦,孙翔总算是把周泽楷拖到医务室让张新杰挂了瓶点滴。

将周泽楷妥善安置好后,孙翔被张新杰以“我还有很多资料要看无法照顾他”为由留在这儿看着病人,自己则到小桌子前看资料去了,留下风中凌乱的孙翔。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啊。”孙翔拿了盘苹果笨拙地开始削,“你昨儿不是被苏教授冒雨送回来的吗?怎么感冒了?”

“钥匙,丢了。”周泽楷因为嘴里含着体温计,声音模糊不清,“回去找。”

“...那你不带把伞?”

“忘了。”

“....周泽楷你有病吧,苏教授去接你结果你因为把钥匙丢了又冒雨跑回实验室一趟?!”孙翔简直要气炸了,一边愤愤不平地削着苹果一边埋怨,“现在好了,你淋雨发烧上不了课,我还得翘了我最喜欢的课来照顾你....简直没天理!”

周泽楷含着体温计,默默地偏过头去,有点烦。“不是你让他去的?”

“啥玩意儿?我有那么好心吗?”孙翔一脸不可思议,“我什么都没说,是苏教授自告奋勇去接你的!”

周泽楷混沌的大脑征了一下,那为什么要说是孙翔让他来的?但这个念头马上就被推翻,也许是错了也说不一定。

于是他没有放在心上。

没多久,苏沐秋一身白色实验服匆匆跑来,推门而入,“小周呢?!”

“在里面,孙翔在旁边看着。”张新杰头都没抬一下,指了个方向。

“哦谢谢啊强迫症。”苏沐秋飞快地点头致意,冲到帘子后面,看到孙翔和周泽楷因为输液的快慢而起争执。——只是孙翔单方面吵而已,周泽楷好像在闭目养神。

“我说你——啊苏教授?”孙翔看到来人愣住。

“辛苦了啊。”苏沐秋上前替周泽楷掖好被子,“现在去上课还来得及,这里有我。”

孙翔巴不得早点儿走,一听这话把削了一半儿的苹果往旁边一放就没影了,连句“拜拜”都没有。

苏沐秋叹了口气,“小周,你怎么会发烧呢?我昨天不是把你送到寝室楼了吗?”

周泽楷解释了一遍原因,苏沐秋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在他的脑袋上弹了一下,立刻引来人轻微的痛声。

“前辈...”

“好了好了,不是你的错。”苏沐秋摊手,“看你的样子...先睡觉吧,不用担心。”

“嗯....”周泽楷本是疲惫至极,得到允许后勉强打起的精神立刻被困意吞噬。

许久,苏沐秋见人睡熟起身,郑重地、带着些许虔诚地亲吻了周泽楷的额头,那温柔的表情,就好像在吻一个稀世珍宝。

进来送药的张新杰看到这一幕似乎并不意外,他淡淡地开口,“药在这里,食用方法已经写在单子上了,你等他醒过来叮嘱一下就好。——但有些事,如果我是你,我会去表达。”

沉默。

“....张新杰啊,你觉得,蝴蝶的翅膀有颜色吗?”苏沐秋半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没有。”

“是啊。”苏沐秋无力地勾了勾嘴角。


“我就是...那只蝴蝶啊。”


Three.


“小周,身体好点没?”苏沐秋拍上周泽楷的肩,笑着问,“没有你的实验,小家伙们都无精打采呢。”

“谢前辈关心。”周泽楷收起iPad,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好多了。”

“啊,对了。下周有一个关于蝴蝶的小实验,你会来的吧?”苏沐秋眨了眨眼睛,从兜里掏出一把古铜色的钥匙放进周泽楷的手心,“这是实验室的另一把钥匙,我新配的,为了防止你这个傻瓜再发生像上次一样的事件。”

提起自己冒雨找钥匙的行为,周泽楷干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好了,那就这样,我走了。”苏沐秋拍了拍裤子上的土,“别忘了下周三,662实验室。”

下周三?周泽楷愣了一下,突然想起那一天好像是自己好友的开店日...“前辈!”

“嗯——?等等小周,我接个电话。”苏沐秋低头看了眼来点人,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小周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先走了。”

“啊?...好。”明天再说也没什么事吧?周泽楷这么想着,打开了iPad开始写他的论文。

翌日,周泽楷完全忘记了这件事,连苏沐秋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周三的实验,周泽楷缺席。

据某位同学回答,那天的苏沐秋望着门口,呆坐了一天。


Four.


时光飞逝,又到了一年的毕业季。

周泽楷拿着他的毕业论文,走在去教务处的路上。

说来奇怪,自从那次实验他缺席后苏沐秋就再也没联系过他,即使他去找,职工宿舍的地方也是大门紧闭。

去哪了呢...周泽楷蹙眉,注意到一位少年匆匆向他跑来。

“周哥周哥!终于找到你了!”少年因为急速奔跑而大口喘息着,缓了几分钟后将手里的一张照片递给周泽楷,“这是秋哥给你的。”

他?周泽楷疑惑地接过,上面是穿着类似于蝴蝶装扮的苏沐秋,但翅膀是透明的。他将照片翻到背面,上面用金黄色的马克笔写着一个等式。


周泽楷=阳光


“....这是?”

“啊,这个是秋哥上次话剧的装扮。”少年见周泽楷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好心提醒,但他也注意到这张照片的奇怪之处,“奇怪...这翅膀居然是无色?是因为没有阳光吗?”

周泽楷愣住了,手中的论文掉在了地上。

少年见周泽楷呆愣的样子以为他是好奇,于是耐心解释:“周哥你那个实验没来所以不知道,蝴蝶的翅膀是因为上面有一种特殊的微观结构能够折射阳光,这样蝴蝶才会有那么斑斓的色彩。”

周泽楷的面部出现了一丝裂纹,脑中瞬间涌入与他的每一次回忆。

——小周呀,蝴蝶的翅膀有颜色吗?

——不是苏教授自告奋勇去接的你么?

——下周三一起来做个关于蝴蝶的小实验吧,很简单的。

“他在哪儿?!”周泽楷双手抓住那名少年的肩膀,嘶哑地吼。

“秋、秋哥应该离校了?”少年显然是被周泽楷吓到了,干巴巴地说着,“两个月前秋哥因为教学成绩优异被S大学看上,想挖他跳槽,可秋哥愣是拖了两个月才走....现在这个时间,估计已经在收拾行李了吧?”

——原来,是这样吗?

“啧...!”周泽楷松开少年,飞奔向职工宿舍。

——笨蛋...冒雨找什么钥匙,我给你配一把就好了。

——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话,我可是会很担心的。

对不起前辈...其实我——

——小周,我是真的...

“喜欢你。”


Five.


苏沐秋停下收拾行李的手,很是意外地看着出现在门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周泽楷,刚想问一句“怎么了”却被扑了个满怀。

“呃....小周?”

“...我答应你。”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声音,但苏沐秋还是听到了,他一直努力维持的镇静被打破。好久,他才结结巴巴地开口:“小、小周...那个‘我答应你’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是吗是吗?”

又是一阵沉默。

当苏沐秋以为他自己的暗恋到此结束以后,周泽楷露出了有些泛红的脸颊,点了点头。

几乎是一瞬间,苏沐秋就吻上了他的嘴唇,细细地、小心地去品尝爱人的味道。

“唔...”

——你不知道我等了多久,才等到今天。

苏沐秋的手扣上周泽楷的,十指交叉,紧握不放。

——所幸,一切都未晚。

——你就是我生命的阳光。


完.


评论(9)
热度(86)